老唐其人

(作者:任平红)

(一)

老唐一大家子就老唐一个人。

确切地说,老唐一大家子就老唐一个是人。其余几口子是三条狗五只猫一窝小鸟,一只黄鼠狼两条小蛇一缸小鱼,还有一只小山羊。

本来学校是不准养狗的,不知哪一天有个学生在上学的路上捡来了一条流浪的小狗送给了看宿舍区大门的老唐,那小狗真的叫脏!赤着眼,刺着毛,浑身泥水,瑟瑟地抖着。善良的老唐收养了这只可怜的小狗,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对了,老唐自己没有孩子,他连老婆也没有!)爱护着可怜的小狗。他用他那做临时工挣来的微薄的银子去给小狗买火腿肠,买饼干,买豆奶粉。不长时间,可怜的小狗就变成了可爱的小狗了!由于是条小花狗,老唐就干脆叫它花花。花花好像通人性似的知恩图报,寸步不离地跟着老唐的屁股后面转,乐得老唐成天合不拢嘴,好像自己真的有了儿子似的。自从老唐收留了学生捡来的流浪狗就一发不可收了!后来只要有学生捡来了流浪狗流浪猫什么的都会送给老唐养着!有的小狗小猫后来被送了人家还会自己跑回老唐的家,真的应了那句“猫狗侍偎护”的老话。

还有,老唐喂小鸟可不是留作欣赏的,那可都是学生捡来送给老唐的。有的是被大风刮出了窝,有的是被大雨淋下了树,有的是被老鹰啄伤了翅膀。可是无论小鸟伤得多么严重,一进老唐的家,不几天就会展翅飞翔了。记得有一次一个学生捡来了一只受伤的小乌鸦交给了老唐,上了年纪的人就劝老唐不要喂乌鸦,说是喂乌鸦不吉利。可是老唐哪信这一套!乌鸦不就是一只鸟吗?有什么不吉利的!那人呢?人坏的多得是!有的人还不如一只鸟呢!老唐爱不释手!说来也怪,这乌鸦才有灵性呢,它和老唐形影不离,老唐到哪它就飞到哪里,有时还会落到老唐的肩膀上用嘴轻轻地啄老唐的耳朵呢!每当这时,老唐总会乐呵呵地说:“看看!俺黑儿子给俺挖耳朵了!”逗得大家都跟着开心的乐。老唐亲切地叫小乌鸦黑黑。一次,我在查晚自习时“没收”了一个学生吃剩的饼干,随手放在了我的办公室的茶几上,不知怎么被那只可爱的小黑黑发现了,它居然好不怯生地飞到茶几上去啄那半包饼干!小黑黑一边啄着饼干,一边点点头一边点点尾巴向我示好呢!后来,只要我一打开门,小黑黑就会溜进来啄那半包饼干。再后来,我就干脆敞着门,好让小黑黑进来啄那半包饼干。终于有一天,我进屋一看,满地狼籍,跟四几年国军逃跑时似的。笔筒里的笔全部丢在地上了,这都是小黑黑干的!原来,茶几上的那半包饼干只剩下纸包了,饼干都叫小黑黑吃光了。它还误以为叫我给藏起来了呢,就闹气情绪来报复我,才把我的东西扔在了地上。这小精灵,又可气又可笑又可爱。

一天夜里,老鼠吃了耗子药,黄鼠狼又吃了老鼠就中毒了,一头栽倒在老唐的家门前。老唐是个好起早的人,他也必须起早,他要早起去挣那微薄的银子,用那微薄的银子去养活他那一大家子!老唐发现了那只奄奄一息的中了毒的黄鼠狼。老唐就给黄鼠狼灌肥皂水灌芝麻油,就把黄鼠狼从死亡线上救了下来。是老唐给了这只幸运的黄鼠狼的第二次生命,黄鼠狼就成了老唐家里的又一个新成员,老唐就亲切地叫黄鼠狼黄黄。黄黄的到来那可真是惹了一身骚!好长时间,大家都不再愿意去老唐的家了。至于那两条小蛇,就说来话长了。一条农民用来排水的地下沟穿校而过,清清的流水,茂盛的杂草,游鱼嬉戏其间,是职工们休闲垂钓的好去处。一天清早,孙老师从蒙虚(一种逮鳝鱼用的竹笼子)里倒出了两条小蛇,可把大家吓坏了。有人说赶快砸死,有人说过赶快放了吧。这时后勤老张戏谑地说还是送给老唐好了,她们也许是从西湖金山寺来的呢,给老唐做媳妇多好啊!大家都笑了,都说老唐的命真好,都快一辈子的人了也没能娶上老婆,这可好,一下子就娶了俩!后来大家就叫那两条小蛇白娘子和小青了。同事们见了老唐总会问道:“你家娘子还好吗?”老唐也不生气,总是一笑了之。

小山羊?对了,还有那只可爱的像白雪公主似的小山羊。那是一年的暑假,学校的操场上长满了青草,庄上的一位老人就把自家的一群山羊牵来吃草,老唐当时在暑期护校,和老人又熟,经常过来和老人拉呱,老人非要把那只雪白的小山羊送给老唐不可,老唐给钱老人也不要,还说都是自家养的,送给老唐就算当闺女了,老唐乐不可支,就给小山羊起了个白雪公主的好名字,真的当做亲闺女养着了。白雪公主头上扎着羊角辫,脖上围着红围脖,好个窈窕淑女的可爱样!开学了,老唐不得不把白雪公主送回了娘家,为此,老唐还闷闷不乐好长一段时日呢!后来,一到节假日,老唐总会把白雪公主接回家来过上几天,那情愫是外人不可理解的!

(二)

其实,说老唐没有自己的孩子那也不是很准确,曾有村里的人跟老唐开玩笑地说,老唐是庄头一站,儿女一片,上前看看,一哄而散。什么意思?那还不是明摆着的吗?羊群认不出犊来!是老唐的孩子不假,可是你老唐不敢认,咋了?私生的呗!嘿嘿,说来是个笑话。其实这老唐是一表的人材,170的个头,不胖不瘦,白白净净,又带着一副眼镜,标准的东洋头总是梳得油光蹭亮。斯斯文文的真的像个先生。尤其是人品好,忠厚和善,不奸不操。俺也不会描写,就打个比方说吧,你看过老版《西游记》吗?老唐就像那位善良的东土大唐和尚,模样像,性格也像。所以学生叫他唐老师,同事叫他老唐,庄上的人都叫他唐僧。人家都说老唐是个菩萨心肠的人,真的不过分。

另外,老唐还是个巧某人,什么吹打弹拉,十八般乐器,老唐都能无师自通。特别是二胡独奏,那更是老唐的拿手好戏,一曲《苏武牧羊》如泣如诉,瞎子阿炳的《二弦映月》也是模仿的惟妙惟肖。《快马加鞭送粮忙》更是保留节目。每当学校举行文艺演出或联欢晚会什么的,老唐都会不请自到。一曲独奏,不知赢得了师生多少热烈的掌声!这都是后话。想当年那老唐真是大队文艺宣传队里的台柱子,大红大紫的人。有多少闺囡媳妇暗恋着老唐那真的是说不清的!可人家老唐就是没当回事。咋了?以后俺会慢慢道来。后来分田到户了,谁家的犁坏了,谁家的耙折了,谁家的耩子打斜不出种了,总也少不了找老唐去捣鼓捣鼓,摆弄摆弄。说来也怪,老唐总能手到病除!特别是那手扶拖拉机,在当时的农村还是个洋玩意,老唐也能把它的习性摸得滚瓜烂熟,了如指掌。再大的毛病,老唐也能鼓弄好。人家都说他心灵手巧,还好学,那是一点不假。有一次,一个老唐的表叔爷们指着手扶拖拉机的排气管问老唐是什么?老唐不知其中有诈,赶忙说是排气管,那表叔爷们笑着说,我还以为是屁股呢,你可甭摆护淌屎了!弄得老唐个大红脸。可想老唐对机子的痴迷程度哟!

(三)

其实,说老唐没有老婆那也是不够确切的,说他没有娶过老婆那倒是真的。

老唐六岁进私塾读《三字经》读《百家姓》读《千字文》读《胡打算》,十岁跟父亲进县城读洋学。在当地,老唐的父亲可不是个凡人。当年在上海读书时就参加了孙中山的复兴会,大闹清朝政府,功绩显赫。后来跟错了主,当上了旧县城伪政府的公安局长。四八年底鲁南解放,唐老爷子被俘,押在临沂临时监狱。次年夏,患痢疾死于狱中。时,老唐刚满十二岁。又次年春,母亲改嫁,姐姐远嫁河南,老唐就成了孤儿,还戴着一顶帽子——坏分子家属!这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第一任妻子自然没能嫁进唐门。

三年后的一天,苍天把幸运降给了这个不幸的孩子。因为国家要扫除文盲,老师是大大的缺!读过私塾又读过洋学的老唐就被推荐去了东海的师范速成班。一年后,不满十六岁得老唐就学业有成的被分到了一个叫北山里的地方去教书了。这时,老唐认识了即将成为他媳妇的大队支书的闺女“小芳”,就在老唐即将招为驸马很快成为乘龙快婿的时候,又是这个不争气的老唐在一天夜里被几只野狼吓得半死没等天明就急忙跑回了老家,从此再也没有返回那可怕的学校。老唐后来说,当时连命都差点没了哪还顾得上什么媳妇东妇?嘿嘿,这老唐!

回家后,老唐又被公家重用,开始当记工员,继而升为工分会计,很快又晋升为会计,好家伙,这老唐不知烧好了哪柱高香,竟然连升三级!你可不能小看这些干部,在当时,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当得上的,不次于现在弄个公务员的职务。当时有个顺口溜说,得罪队长干重活(挑大粪),得罪会计用笔戳(扣工分),得罪保管员低秤砣(少给粮食)。可想当个会计的厉害!不久,这老唐就犯了桃花运,邻居的大闺女“翠花”就看上了老唐,可翠花的爹娘死活就是不愿意。这老人都是过来人,谁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女儿往火坑里跳?这老唐可是个坏分子家属啊!尽管翠花哭得两眼像马喽瓜似的,最终胳膊也没能拧过大腿,还是在娘老子的谋划下远嫁他乡去了。唉,这老唐!

(四)

大队小学一女老师请产假,一时半会找不到人代课,校长难为的七死八活。一天,不知校长大人从哪里得到了老唐的消息,如获至宝,好像来了大救星。校长便跑大队部,跑公社教革组,费劲了口舌,磨破了嘴皮,最终把个老唐弄到了手。从此,老唐就当了民办老师。你也许会问,老唐不是公办老师吗?不错,是的,可那是过去。过去老唐的家是山东省辖地,可现在已经划归江苏的地牌了。别说是老唐这样的平头百姓,多少有头有脸的人,因为属地问题丢了饭碗的多得是了。只能说你老唐的时候不好。后来听老唐说,为了找到自己的工作关系,曾经厚着老脸去求他曾经教过的一个当时在当“大官”的学生,后来得到的也只有四个字:“无能无力”!再说这老唐不光人长的好看,肚子里的墨水也多,又好写得一手好字。那学教的没有说的。茶壶茶缸手扶(手帕)奖状,那可得了不少。

终于有一天,便接到了对桌的女老师的“晚上到河沿歪柳树下拉拉呱”的纸条。再说这位女老师也是高不成低不就拣东挑西到如今。老唐沉寂了多年的心河又泛起了圈圈涟漪。说来也许是命中注定,又是正当两位将要走进婚姻殿堂的美好时刻,轰轰烈烈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开始了!老唐这个五类分子(地富反坏右)的亲属自然是革命的对象。老唐被开除回生产队里劳动改造去了。一切又都化为了乌有。从此这老唐便心灰意冷,决然死了再娶妻的念想。呵呵,这个老唐!

(五)

二十多年前我所任教的那所山村初中还没有通电,学生只好点汽灯上晚自习。其实点汽灯是件很麻烦的事情,也很有些技巧。不然的话,不是点不着灯,就是点着了灯也不亮,有时还会把灯泡碰碎。我在“广阔天地炼红心”的时候在大队文艺宣传队混过,所以点汽灯是我的拿手好戏。谁知多年后在学校里有了用武之地,校领导便把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交给了我。由于大家没弄过这个玩意,一时半会也不得要领,有的班级甚至从课外活动就开始鼓弄,瞎黑了还是不能掌灯。当时六个班级十二盏汽灯,再加上办公室等部门,大概有将近二十盏。我自己也忙不过来,顾了这班就顾不了那班,一晚上下来精疲力尽还不说,脸摸得跟老千似的还满身的汽油。一天晚上,我正在帮一个班级的学生鼓弄汽灯,一个陌生人对我说,你这么弄不行,我说咋弄?他说你得把各班的汽灯手集中起来培训,然后再实地演练,只有学生自己掌握了要领,你才能省心。我顿时感觉好像是在黑暗中看到了一盏明灯!对这位同志肃然起敬起来。这位同志就是我们的老唐同志。我立马把这个好主意报告给了校长大人并力主建议把老唐留下来做校工帮帮我的忙。校长是我的老师又是一位善解人意的好领导,听了老唐的自我介绍,当下就把老唐留了下来。从此,我便有了老唐这位好玩的同事。

12 收藏

上一篇:张张

下一篇:李宝旺

相关

Powered by _乐读园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如有不当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