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党

(作者:韩寿松)

阳台封起来以来,一直未粘瓷砖。年前按上天然气,需装壁挂炉,粘瓷砖工作被提上日程。

春节刚过,正好一班建筑队在邻家施工,能抽出几个空余的工人,就购买了瓷砖、水泥、沙子等一干材料,准备施工。

由于阳台地方狭小,所以只用了一名大工、一名小工。大工负责粘砖,小工负责从楼下把一切材料准备齐全背上五楼。小工人称老党,个头不高,王宝强模样的民工,看上去五十多岁。休息时和老党聊起了“老党”这个姓氏,老党打开了话匣子,原来老党不姓党,虚岁四十五岁。因为是87年当兵时入的党,并在党员相对较少的民工建筑队干活,被队友戏称为老党。老党家弟兄5个,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17岁去青海二炮当兵。当兵五年,成为老党人生历史上最辉煌的一页。老党在那个年代住进了同辈未住过的楼房,吃着同辈们馋涎欲滴的肥肉,老党说起部队的事情的时候两眼放光,马上就有一股难表的精气头。

可惜,五年以后老党复员,回到了一穷二白的鸡泽老家。和同辈们又回到一个起跑线上的老党,除了一把力气,别无他长,结果连个媳妇都没能混上。不过老党有优点,就是干活肯出力,建筑队一切苦累的差事都是老党干,但老党没技术,所以老党工资最少。

中午,请两名民工和建筑队队长一块儿吃顿饭,老党的饭量惊人。听队长说,平时一顿六七个馒头是常事。老党一人干起活来能顶其他小工两三个人。老党人老实,干活实在,每个大工都愿意让老党去帮工。

几杯酒下肚,队长和工友就开起了老党的玩笑,揭起了老党去找小姐的老底。老党对此倒也不避讳,反而坦然地讲起了去找小姐的若干趣事。比如黑话、比如讨价还价。最令老党有成就感的是,有一次老党仅带了20元钱,还让小姐倒贴了一包绿石。

老党是一名党员,我不免问起了老党党的生活和参加党支部活动情况。老党叹了口气,村里干部由几家大家族轮流坐,党员多是几个家族的成员。像老党这样在部队入党,回家后又一事无成的人,在村里几乎成了一个多余的党员。老党几乎不参加村里的任何活动,也由于不参加任何活动,村里的数任干部对老党也还不错,全村党员的福利,大伙有的也没落下老党,老党也觉得挺满足。

老党的一个战友去过伊拉克,那是80年代末,伊拉克进口中国导弹,老党战友作为技术指导去伊拉克当老师的。回国的时候,战友获赠一台大彩电。令老党至今难以接受的是,这位战友回国之际,将这台极有纪念价值的彩电以一万元的价格卖了出去,这一行为令老党鄙视至今。

老党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这几年也挣了一些钱,不断有人给老党介绍对象。老党在条件不断弱化的同时,坚持一条原则,不作倒插门。这条底线一直未被突破,老党光棍至今。随着给老党说媳妇的人越来越少,被党边缘化的老党,也被普通群众这样边缘化了。

12 收藏

上一篇:“我就是做能做的事情”

下一篇:大本

相关

Powered by _乐读园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如有不当请与我们联系